第二部分 重病之时

上一章:第一部分 九层大楼 下一章:第二部分 八子

努力加载中...

卷土重来。

午后,如果阳光静寂

在时间被忽略的存在之中

那群如真似幻的孩子,在我昏黑的梦里翩然不去。那清明畅朗的童歌,确如生命之水,

已无数次起落

我真的又活过来。太阳重又真实。昼夜更迭,重又确凿。我把梦里的情景告诉妻子,她反倒脆弱起来,待我把那支歌唱给她听,她已是泪水涟涟。

眺望就是回想。

在颤动的阳光里,边舞边唱

重病之时整天是梦。梦见熟悉的人,熟悉的往事,也梦见陌生的人,和完全陌生的景物。偶尔醒来,窗外是无边的暗夜,是恍忽的晴空,是心里的怀疑:

又以我生日的名义

不过,我更满意后两句:我们友谊,幸福长存。

懂些医道的人说好——“生生”,是说你还要活下去;“生水”嘛,肾主水,你不是肾

最后的练习是沿悬崖行走

往日已归去哪里?

她说:“不会。”

梦里我听见,灵魂

你是否能听出

是吗?不有些牵强?

在窗户那儿嗡嗡作响

谁说我没有死过?

我又能摇着轮椅出去了,走上阳台,走到院子里,在早春的午后,把那几行梦中的诗句补全:

这奇妙的歌,不知是何征兆。

妻子没日没夜地守护着我;任何时候睁开眼,都见她在我身旁。我看她,也像那群孩子中的一个。

生死同一。

出生以前,太阳

我说:“这一回,恐怕真是要结束了。”

重病之时,寒冷的冬天里有过一个奇迹——我在梦中学会了一支歌。梦中,一群男孩和女孩齐声地唱:生生露生雪,生生雪生水,我们友谊,幸福长存。莫名其妙的歌词,闻所未闻的曲调,醒来竟还会唱,现在也还会。那些孩子,有我认识的,也有的我从未见过,他们就站在我儿时的那个院子里,轻轻地唱,轻轻地摇,四周虚暗,瑞雪霏霏。

悠久的时光被悠久的虚无吞并

像一只飞虻

在光的前端,或思之极处

重病之时,有几行诗样的文字清晰地走进过我的昏睡: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