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部分 珊珊

上一章:第二部分 看电影 下一章:第二部分 小恒

努力加载中...

那些天珊珊一直在跳舞。那是暑假的末尾,她说一开学就要表演这个节目。

可是谁都明白,珊珊是躲不过一顿好打了。

“一开学我……我就得演出了。”

奶奶跑回来问我:“珊珊上哪儿了你知道不?”

我说:“珊珊,回家吧。”

海棠树下,西蕃莲开得正旺,草茉莉和夜来香无奈地等候着傍晚。蝉声很远,近处是“嗡嗡”的蜂鸣,是盛夏的热浪,是珊珊的喘息。她一会儿跳进阳光,白色的衣裙灿烂耀眼,一会跳进树影,纷乱的图案在她身上漂移、游动;舞步轻盈,丝毫也不惊动海棠树上入睡的蜻蜓。我知道她高兴我看她跳,跳到满意时她瞥我一眼,说:“去!”——既高兴我看她,又说“去”,女孩子真是搞不清楚。

“不行了,褥子也许还凑合用,这床单算是完了。”

“珊珊,我猜你就在这儿。”

“她天天都去买菜。”

“都什么呀?”小恒一味地往树上看。

“我看她是找她亲妈去了。”

“多着呢!”

“熨什么呢你呀?”

“要不看你就滚一边儿去,到时候我还得上台哪,是正式演出。”

“至少有一只‘老膏药’!”

但是结尾,是这个故事最为悲惨的地方:那夜珊珊回到家,仍没能躲过一顿暴打。而她不能不回去,不能不回到那个继母的家。因为她无处可去。

无论如何我相信这就是芭蕾舞,而且我听得出珊珊其实喜欢我这样说。在一个九岁的男孩看来,芭蕾并非一个舞种,芭蕾就是这样一种动作——旋转,旋转,不停地旋转,让裙子飞起来。那年我可能九岁。如果我九岁,珊珊就是十岁。

可我还是不敢走近她。我看这时候谁也不敢走近她。就连她的“阿姨”也不敢。就连她亲爹也不敢。我看只有她的亲妈能走近她。

“裙子,我的连……连衣裙都绉了,”珊珊抽咽着说。

操场上空空旷旷,操场旁一点雪白。珊珊坐在花坛边,抱着肩,蜷起腿,下巴搁在膝盖上,晚风吹动她的裙裾。

“别哭了,哭也没用了。”

她开始旋转,旋转进明亮,又旋转得满身树影纷乱,闭上眼睛仿佛享受,或者期待,她知道接下来的动作会赢得喝彩。她转得越来越快,连衣裙像降落伞一样张开,飞旋飘舞,紧跟着一蹲,裙裾铺开在海棠树下,圆圆的一大片雪白,一大片闪烁的图案。

奶奶喊:“别瞎说!你倒是知不知道她上哪儿了?”

四周已是万家灯火。四周的嘈杂围绕着操场上的寂静、空旷,还有昏暗,惟一缕白裙鲜明,忽东忽西,飞旋、飘舞……

我仰头去看树上的蜻蜓,一只又一只,翅膀微垂,睡态安详。其中一只通体乌黑,是难得的“老膏药”。我正想着怎么去捉它,珊珊喘吁吁地冲我喊:“嘿快,快看哪你,就要到了。”

我下了城墙往回跑,我相信我这个想法一定不会错。我使劲跑,跑过护城河,跑过工地,跑过树林,跑过老庙,跑过一条又一条胡同,我知道珊珊会上哪儿,我相信没错她肯定在那儿。

“吱呀”一声我也从屋里溜出来。

众人都来围着我问:“她跟你说了?”“她是这么跟你说的吗?”“她上哪儿去找她亲妈,她说了吗?”

“珊珊回去吧。”“珊珊你跳得够好了。”“离开学还有好几天哪珊珊你就先回去吧。”我心里这样说着,但是我不敢打断她。

珊珊才到这个家一年多。此前好久,就有个又高又肥的秃顶男人总来缠着那个“阿姨”。说缠着,是因为总听见他们在吵架,一宿一宿地吵,吵得院子里的人都睡不

她说的是“你”,不是“你们”,这话听来怎么让我飘飘然有些欣慰呢?不过我们不走,这地方又不单是你家的!那天也怪,老海棠树上的蜻蜓特别多。珊珊只好自己走开。珊珊到大门洞里去跳,把院门关上。我偶尔朝那儿望一眼,门洞里幽幽暗暗,看不清珊珊高兴还是生气,惟一缕无声的雪白飘上飘下,忽东忽西。

小恒又钻回屋里,出来时得意地举着一小团面筋。于是我们就去捉蜻蜓了。一根竹杆,顶端放上那团面筋,竹杆慢慢升上去,对准“老膏药”,接近它时要快要准,要一下子把它粘住。然而可惜,“老膏药”聪明透顶,珊珊跳得如火如荼它且不醒,我的手稍稍一抖它就知道,立刻飞得无影无踪。珊珊幸灾乐祸。珊珊让我们滚开。

草茉莉开了。夜来香也开了。满院子香风阵阵。下班的人陆续地回来了。炝锅声、炒菜声就像传染,一家挨一家地整个院子都热闹起来。这时有人想起了珊珊。“珊珊呢?”珊珊家烟火未动,门上一把锁。“也不添火也不做饭,这孩子哪儿去了?”“坏了,八成是怕挨打,跑了。”“跑了?她能上哪儿去呢?”“她跟谁说过什么没有?”众人议论纷纷。我看他们既有担心,又有一丝快意——给那个所谓“阿姨”点颜色看,让那个亲爹也上点心吧!

“珊珊,大伙都在找你哪。”

小恒屁也不懂,光知道蜻蜓,他甚至都没注意珊珊在干嘛。

“嘿,芭蕾舞!”我说。

忽然,一声尖叫,随即我闻到了一股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。只见珊珊飞似地往家里跑,然后是她的哭声。我跟进去。床上一块黑色的烙铁印,冒着烟。院子里的人都醒了,都跑来看。掀开床单,褥子也糊了,揭开褥子,毡子也黑了。有人赶紧舀一碗水泼在床上。

四周有了星星点点的灯光。蝉鸣却是更加地热烈。

我也一条胡同一条胡同地去喊珊珊。走过老庙。走过小树林。走过轰轰隆隆的建筑工地。走过护城河,到了城墙边。没有珊珊,没有她的影子。我爬上城墙,喊她,我想这一下她总该听见了。但是晚霞淡下去,只有晚风从城墙外吹过来。不过,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。

这是一个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故事。“阿姨”者,珊珊的继母。

小学校。对了,她果然在那儿。

又是“吱呀”一声,小恒家的屋门开了一条缝,小恒蹑手蹑脚地钻出来。

我说:“你屁都不懂!”

晌午,院子里很静。各家各户上班的人都走了,不上班的人在屋里伴着自己的鼾声。珊珊换上那件白色的连衣裙,“吱呀”一声推开她家屋门,走到老海棠树下,摆一个姿势,然后轻轻起舞。

因而在我永远的童年里,那个名叫珊珊的女孩一直都在跳舞。那件雪白的连衣裙已经熨好了,雪白的珊珊所以能够飘转进明亮,飘转进幽暗,飘转进遍地树影或是满天星光……这一段童年似乎永远都不会长大,因为不管何年何月,这世上总是有着无处可去的童年。

“没事儿你可熨它干嘛?你还不会呀!”

珊珊立刻嚎啕。

“干什么你?”珊珊停下舞步。

“咳,熨完就忘了把烙铁拿开了,是不是?”

月亮爬上来,照耀着白色的珊珊,照耀她不停歇的舞步;月光下的操场如同一个巨大的舞台。在我的愿望里,也许,珊珊你就这么尽情尽意地跳吧,别回去,永远也不回去,但你要跳得开心些,别这么伤感,别这么忧愁,也别害怕。你用不着害怕呀珊珊,因为,因为再过几天你就要上台去表演这个节目了,是正式的……

我摇头。

“不哭了珊珊,不哭了,等你阿姨回来我们大伙帮你说说(情)。”

“笨死你,”她说,“这是芭蕾舞呀?”

“是吗?”

那个中午出奇地安静。我和小恒全神贯注于树上的蜻蜓。

“不怕,回来跟你阿姨说清楚,先给她认个错儿。”

“要是我,我就去找我亲妈。”

在我的印象里,珊珊站起来,走到操场中央,摆一个姿势,翩翩起舞。

我肯定她听见了。我离她远远地坐下来。

众人纷纷叹气,又纷纷到院门外去张望,到菜站去问,在附近的胡同里喊。

“不干什么 。”

小恒说看见她买菜去了。

我煞有介事地在院子里看一圈,然后在南房的阴凉里坐下。

“珊珊,”我叫她。

珊珊毫无反应。也许她没听见?

“你怎么知道她是买菜去了?”

“有蜻蜓吗?”

珊珊点头,眼巴巴地望着众人,期待或可有什么解救的办法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